中国社区商业网
China Community Commerce

研究 | 构建“一老一小”代际融合社区的三大策略

发表时间:2024-05-23 10:30

养老和托育是重大民生工程。老龄化方面,老年人口数量激增导致家庭抚养比不断上升,人口倒金字塔结构下,家庭养老压力较大,代际矛盾凸显;育幼方面,目前我国0-3岁婴幼儿数量 为4200万左右,调查显示1/3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但实际供给仅为5.5%左右,3-14岁的儿童家庭也普遍存在儿童上下学(园)接送、课后托管、寒暑节假看护等方面的需求。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服务需求与儿童托育服务需求叠加,对我国“一老一小”服务的有效供给能力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双龄共养”时代,养老育幼服务困局如何破?伴随家庭结构和居住模式的变化,传统的家庭照料服务已不再适应老幼发展需求,社区逐渐成为养老育幼服务的重要载体。因此,创新养老育幼服务供给模式,加快养老育幼一体化发展,推进社区“一老一小”代际良性互动可成为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育”的良策。社区老幼融合模式同时倡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思想,个体层面上通过互动促进代际间情感、知识与文化的传递,社会层面上通过养老育幼服务的有效整合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作为一种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及社会服务供给整体不足的创新模式,老幼共融在西方国家受到高度重视并已经形成成熟的发展模式,典型代表有德国的多代屋、美国的代际学习中心、新加坡的养老社区综合体、日本的老幼复合型设施等。借鉴国外发展经验,国内推动社区老幼融合发展,应当搭建社区“养老+育幼”融合发展信息服务平台,通过“线上+线下”联动来精准匹配老幼群体需求与供给,探索政府、社区、社会组织、企业等资源有效衔接的协同模式,推动多元主体秉持敬老孝亲的精神共识,以社区为依托,围绕构建多代际聚居的包容居住体系、配置社区老幼复合型公共服务设施以及打造社区老幼共享公共开放空间,在不同空间尺度上引导布局老幼融合型空间设施。

综合考虑老幼群体生理、心理、行为特征及服务需求,探索社区普惠型养老育幼一体化发展模式,营造老幼“代际融合”的社区生活场景,是增加养老育幼服务有效供给、缓解代际隔阂的重要举措,也是实现共同富裕的题中应有之义。未来营造以“一老一小”需求为重点,构建代际良性互动的全龄共享友好社区将成为城市住区更新改造的重要方向。

国内社区老幼融合社区发展营造策略

连接机制:搭建社区“养老+育幼”融合发展信息平台

连接机制:搭建社区“养老+育幼”融合发展信息平台 ,搭建社区“养老+育幼”融合发展信息服务平台,精准匹配老幼群体需求与供给,是实现社区老幼融合发展的重要基础。综合运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搭建微信公众号、小程序、APP等多种形式的线上共享载体,将老幼基础信息、代际融合服务需求、互动活动组织与管理、公共活动空间管理、满意度评价等统一纳入社区老幼融合发展信息服务平台,提升社区代际服务的针对性和时效性。

社区老幼融合发展平台建立的核心目的是通过线上与线下联动,确保老幼代际服务的有效衔接和递送。一方面,通过线上平台广泛征集老年人和儿童群体的活动需求,根据双方的健康状况、兴趣爱好、活动时间等匹配相应的代际融合活动,提升老幼共同参与活动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基于线上供需匹配,线下组织开展具体的老幼代际融合活动,并将活动满意度等在线上平台进行反馈。借助于社区老幼融合发展信息平台,构建“资源-平台-互动”的联动闭环共融服务模式,为社区老年人和儿童创造更多融合活动场景,更大程度上促进老幼群体情感上的交流。

融合机制:多空间尺度下老幼多元互动模式

基于“空间融合-互动活动”这一框架,社区尺度下老幼融合发展将从完善空间场所和组织代际交互活动两条路径展开。社区老幼融合模式是空间载体与活动形式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变化过程,空间为老幼群体提供独立性、共享性、体验性的互动交往媒介,通过空间场所营造、空间结构复合、功能设施划分布局、空间的流动性等来提升空间的活力和吸引力,促进老幼群体与空间环境的互动,实现老幼低层次的需求满足;活动是以老年人和儿童的需求为核心,通过有组织或自发性的老幼互动交流,构筑老幼群体之间的情感关系连接,从而满足老幼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在场所空间和代际活动的交相耦合作用下,不断强化老幼群体之间、老幼与空间环境之间的多重互动,促进老幼在相互交流中建立情感关系,实现自我价值。

合作机制:促进多元主体协同参与

社区老幼代际融合模式的推进实施需要多方联动、协同参与。构建涵盖政府、社区、社会组织、企业等多元主体联动机制,最大程度发挥各主体在服务供给上的独有优势,促进社区养老服务资源和育幼服务资源的充分整合利用,从而实现老年人和儿童之间的互惠互利。

政府部门是社区老幼融合模式运行的积极引领者和推动者,重点负责制定“一老一小”融合发展的顶层制度设计与政策出台,运用政策工具手段统筹多元主体协同推进老幼共融模式的发展,加强模式运行效果的监督与评估,不断完善社区养老育幼服务的准入和退出机制等。社区是老幼共融模式的承载主体,社区内部的居委会或工作站享有政府和街道下放的资源和职权,能够为老幼代际互动提供空间场地、人力资源、组织号召等方面支持;同时,以老幼为重点的社区居民不仅是代际互动的参与者,也应是社区代际和谐的建设者,通过广泛的参与将有利于促进良性代际融合社区的构建。社会组织通常是具有专业性和社会公益属性的社会机构、民间组织等非政府性组织,在老幼融合模式发展过程中承担着理念倡导、主导具体实践、提供养老育幼服务等功能。企业机构也是社区养老育幼服务的重要供给方,市场化力量引入能够形成长效运行机制和可持续的资金来源。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是思想自觉,更需要制度规划来推动实现。

老幼代际融合作为一种创新发展理念,空间维度上为老幼群体融合互动创造条件,时间维度上实现了不同代人的代际传承与社区共生。从长期来看,社区老幼融合发展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大规模推行需要综合考虑社会环境、经济背景、地区文化等多方面因素。营造老幼“代际融合”的社区生活场景,需要“线上+线下”有机结合,构建“资源-平台-互动”的联动闭环共融服务模式,促进老幼供需服务有效衔接,同时统筹政府、社区、社会组织、企业等多元主体协同参与,最大程度上发挥各主体在服务供给上的独有优势。未来应当根据社区老幼人口特征及其服务需求,因地制宜地扩大社区老幼代际融合模式的试点与推广,不断促进老少友好的未来社区建设。

分享到: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45号院
联  系 人:中国社区商业工作委员会秘书处
联系方式:18518439098
联系我们
关注我们
website qrcode
微信公众号
头条号